宁夏十一选五近500期走势图|宁夏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當前位置:  首頁 > 專欄
杜海玲:香江舊事之新浦崗的女工
2018年12月24日 15:17        稿件來源:中文導報
/

  中文導報 筆會專欄 

  三家村 杜海玲

  

  新浦崗是香港九龍的一個舊區,可以理解為工廠區,有很多很多轟鳴著老舊空調的大樓,由于高樓互相抵擋著陽光,人走在下面就總覺暗暗的。

  剛到香港沒有多久,母親去應試了電子廠——那時候香港就兩種工廠任何時候都在招人,一個是電子廠,一個是制衣廠。回來后,她很高興地說,里面非常干凈漂亮,就像“中試”一樣。“中試”是我們從前所在那個國營大廠的中心試驗處,里面是一個個的辦公室,明顯地比其他車間要高大上。

  我母親去的電子廠,之后我也去了。因為工廠隨時在招女工,年齡從16歲起,上限是多少我不知,下限是16,而我,從身份證上來說,正好二八。

  先撇下我自己的事兒,說說那里的女工們的故事。

  智荷,是我第一個認識的女工,是她跑來找我相識的,因為她在學“國語”。她捧了一本香港人學普通話的書,發著奇怪的音,我基本聽不懂她說什么。倒是我由于年輕并且語言頗有天賦,很快習得了粵語。

  智荷是一個黑黑胖胖的姑娘,其時20出頭。她五官倒蠻不錯的,可是因為黑胖,先就吃虧幾分。圓圓黑黑的眼睛,戴一幅黑框眼鏡。她十分地心靈手巧。那個電子廠所有的樣品都是她做的,也就是說,將電子零件做到最符合美國老板要求——那個電子廠,原本是美國人開的,現在依然在,只是香港已關閉,在澳門和珠海還有廠。每當要做新的IC零件,工程部的老大就叫一聲,“吳智荷”,智荷就爽朗地答一聲“在呢“。就按著工程部的要求,在那零件上“打圈”,一圈一圈紅色的銅線繞上去。幾圈,停在哪個位置,都需要很巧的手。有她做好以后,美國老板應允了,投入生產,這時候就有整層樓的姑娘們坐在一長溜天藍色的生產線上做活。

  智荷的姐夫是QC部的頭目,亦即質量檢查部。剛開始,姐夫是智荷喜歡上的男人,那個帥帥而沉穩的男生,叫阿從——香港人幾乎所有人都被在名字前加一個“阿”,此為昵稱。阿從原本也并不討厭智荷,比如當阿從成為了智荷的姐夫后,大家仍然是一幫人一起玩就可見,原本都是朋友。智荷喜歡著阿從,將阿從帶到家里玩,阿從于是認識了智荷的姐姐。

  照理說,親姐妹的容貌相差不至太大,而且果然她倆的五官也是蠻像的,可是就因為姐姐皮膚好,白白凈凈,又不戴眼鏡,而且笑容溫柔,行為舉止也比妹妹安寧,看上去就相差老大一截了。

  于是阿從成為了智荷的姐夫。智荷因此大哭了一場。但是瓊瑤劇里那種姐妹因此成仇或者各種三角肥皂劇,在質樸務實的香港人這里不太會發生。智荷擦干眼淚,就開始將阿從當姐夫對待,姐妹依舊親愛。

  智荷后來有了屬于自己的愛情。這是后話。先說智荷信起了基督教。

  在香港,信教真是太普通的一件事了,畢竟那是殖民地啊。智荷在哪里受了影響,我已經忘記,總之她就在午飯時候開始開小會——中午,幾個信教的或者預備信教的在午休一小時里,匆匆吃完飯盒——鋁制的飯盒,在頂樓有很大的蒸籠為工人熱著,到了中午,都去蒸籠里取出來吃。在飯盒之后的時間,就圍坐著,講見證,講心得,一起禱告。智荷是其中最虔誠的,說著說著,她會流下淚來,說是感受到耶穌的召喚。智荷受洗,成為一名真正的基督徒。

  基督徒結婚多會找有同樣信仰的,智荷后來就開始向她的男友講耶穌了。

  這個男孩子,年紀雖比智荷大不了幾歲,卻早早結婚并離婚過,已經是一個孩子的父親。他們在夜校相識。對方帶一個小小的女孩,而智荷是一個心地善良的人,這個小女孩的存在不僅沒有被作為拖油瓶看待,反成為一個男人帶著孩子之不易的加分。

  那次,智荷來到我的桌前,對我敘說她有多么的愛這個男子,說著說著,她又流下淚來。這時候其實她已經表白,雖然男子也表示自己離異配不上她,但智荷情意堅定。據說是智荷讓男子去她家取一個絨毛玩具,送給他的女兒。于是二人在樓下走走,這時智荷就表明了心意。

  過了幾天,智荷收到了回禮。她撫摸著脖子上的金項鏈,無比的幸福。那土土的黃金項鏈,是很老實厚道的定情物。

  智荷始終都沒有能夠說好國語,她是最典型的港式發音。

  那是1984年的事情。香港回歸之后,普通話變得普及,智荷的國語是否有了進步,我也不得而知。

  我進這個廠的時候,阿從就是智荷的姐夫了。之前的故事,是竹慶向我透露。竹慶是生產線長,香港因有半洋半中的習氣,這官職稱呼是LINE長,LINE,生產線。如果按漢語,她應該是組長罷。

  竹慶也是與我們交往甚密的女子。在我們的朋友圈——不是如今微信的,而是因工作性質、年齡、習性而自然形成的那些小圈子。在我們的朋友圈,她年齡最大,有30多歲了。獨身。我覺得有必要交代一下這個小圈子,或者說我在這個廠里最常一起的幾個人。我是資料部的小女生——是,從年齡來說,絕對是最小的女生了。資料部隸屬于工程部。我跟著一個五十歲左右的來自上海的程太,她是繪圖師,我打字,將文件歸檔。我和智荷都在工程部,而我在最里面由擋板隔出的資料部,貌似很保密的區域。竹慶這樣的組長,要來資料部取走最新的圖紙,去教女工們做。做成之后,還要與質量檢查部打交道。于是這個小圈子,就這樣形成了。這幾個部門里一些年輕的男生女生,由于工作上常有接觸,就玩在了一起。在假日,去西貢或清水灣的海灘,燒烤,游泳——非常快樂的一些時光。

  當年工廠里的女孩子,30多歲還未婚,不同于如今女孩為自由、為個性而晚婚不婚,是屬于相當地晚了,那多迫于現實。竹慶的父母早早故逝,她帶大了幾個弟妹。其中最大的妹妹,到了可以打工的年齡,也在電子廠工作,是一個普通女工,也與竹慶一樣,有清秀的容貌,很安靜,笑起來羞怯怯的。這點與竹慶不同。竹慶也許因為當慣了家中老大,長女為母,言行都很果敢的樣子。竹慶個子很小,只有一米四幾,做事情穩重,有種大姐大的風范,那并不是出于態度,其實竹慶蠻溫柔的,但眉宇間就是有種干練。或許這都是早早承擔起撫育弟妹責任的緣故。就像還沒有長開,就不得不挑起重擔。

  不僅在家里是大姐,在我們的小圈子,也都敬重著竹慶。工作能夠獨當一面就不說了,待人接物的穩重,是甩開我們兩條街的架勢。也是對她,智荷傾訴了自己的少女情愫,以及對夢中情郎變為了姐夫的失落。女工敬她,朋友也敬她。她對每個人都如春天般的溫暖。

  那次,廠里有人生病住院,她去看望。我正好撞見她,因為我所上的夜校,就在那醫院一帶。走著走著,猛然撞上她和阿暢——阿暢是工廠里有技術的年輕工程師,剛從理工學院畢業,就來了這個廠子,22歲。阿暢有滿臉的青春痘,因為青春痘發炎的緣故,面色總是紅紅的。小眼睛,方臉龐,不好看,但是高高大大,蠻有陽剛之氣,工作穩重,說話不緊不慢,顯得十分成熟。每當在工程部里,大家分發點心吃,遇到薯片那一類最尋常的零食,他便說一塊也不能吃,怕“熱氣”,這“熱氣”,包括油炸物,他都不吃——我猜是因為怕痘痘更蔓延。

  撞到竹慶與阿暢一起,我并不以為意——我們都是一個廠里的同事,我們都是一個圈子的朋友——我是多么的遲鈍啊,或說我壓根沒有想到30多歲的竹慶與22歲的阿暢并肩談笑著走在街上有何深意。

  之后某日,竹慶與我單獨一起時,又提起了我們上次在我學校外遇見的事,她突然十分扭捏害羞起來,令我滿腹的懵懂。“佢好錫我嘅”(他好疼我呢),她說。我終于明白了,原來他們在拍拖,用現在的話是,在一起。錫,粵語,是愛惜、疼愛、呵護之意。說這句話的時候,竹慶臉上的神情,是我以前任何時候都未曾見過的。嬌羞而幸福。我還答應了竹慶,不告訴別人這事。

  一直當大姐大的竹慶,不知是否無別處訴說,或者戀愛中總要找一個人敘說愛情的甜蜜。她又告訴我了與阿暢在一起是多么快樂。在公園里,她坐在秋千上,阿暢搖著秋千繩索,而她總是賴著不下來,在秋千上蕩很久。

  “他成日都話我是細佬女”(他總是說我像個小女孩)——竹慶的白凈的臉上泛著紅暈,眉宇間大姐大的端正淡定一分也沒有了。

  在愛情里,竹慶不是工作安排穩當的組長,滿懷是少女懷春的嬌羞。

  在阿暢面前,竹慶不是父母雙亡而要撫育弟妹的大姐,做一下秋千上受寵愛的小女孩。

分享到:
閱讀推薦

友情鏈接
 中國駐日本大使館  日本中華總商會  全日本中國留學生學友會  在日中國科學技術者聯盟  東京大學中國留學生學友會
 東工大中國留學生學友會  千葉大學中國留學生學友會  筑波大學中國留學生學友會  大阪大學中國留學生學友會  東京中國文化中心
 復旦大學日本校友會  理化研中國學者會  首相府邸  日本駐華大使館  觀光廳
 日本國家旅游局  日本國際交流基金  中日交流心連心  日本文化中心  日中友好會館
 日本中國友好協會  日中友好會館  共同網  日經中文網  朝日新聞中文網
會社概要 廣告募集 版權聲明
Copyright©2003 - 2015中文產業株式會社 版權所有
宁夏十一选五近5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