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十一选五近500期走势图|宁夏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速報
從昭和到令和:華人“三朝元老”如是說
2019年04月08日 15:00        稿件來源:中文導報
/

  《中文導報》專題報道組

  日本政府4月1日決定,繼“平成”之后的新年號是“令和”——這是伴隨4月30日明仁天皇退位后,5月1日即位的德仁新天皇所用新年號。日本內閣官方長官菅義偉在2019年4月1日上午11點40在首相官邸公布了新年號。

  消息一出,立即在海內外引起反響,對于年號緣由的各種挖掘和討論也紛紛揚揚。旅日華人中有一批從昭和時代就來到日本,他們經歷了昭和,度過了平成,又進入令和,成為見證日本三個時代的“三朝元老”。《中文導報》特邀了幾位這樣的“元老”,傾聽他們這些年的個人經歷、對于日本社會變化的感受,以及對新年號的看法。

  祝福令和新時代

  ——經營者/作家  李小嬋

  聽到日本政府決定提前在4月1日宣布新年號后,我還真興奮,為了趕上這天能夠坐在日本的工作臺前,于第一秒聽到新年號,我毫不猶豫地從出差中的中國趕回來,沒有繞道回故鄉。

  這是因為,對我來說,可以第二次在日本遇到更新年號。突然之間,我要奔入我的東瀛“第三朝”了。

  我是昭和58年(1983年)3月從中國來到東京的。

  1989年1月7日,87歲的昭和天皇在東京病逝,太子明仁即位,開啟了平成時代。

  當時我還是留學生身份,對“昭和”更新為“平成”,感到很新鮮,突然間好像穿越到古代中國。年號曾是中國的“專利”,革命把這個“專利”廢棄了,卻活在同是漢語圈的日本。當時我的日本保證人、后來成為我丈夫的元山俊美,就“平成”年號對我說一句話,至今記憶猶新。他說:“日本唯一對得起中國的,就是保留了漢文化”

  4月1日11:42,我與日本國民一樣,牢牢盯住電腦屏幕,等待官房長官宣布新年號。當“令和”第一秒出現時,我與現場的眾記者一樣瞬間啞然,即使被多層篩選入圍第一秒見證宣布新年號的精英記者們也和我一樣,讀不懂“令”這個字與“和”組合的意思、意義、意境。

  “令和”的日語發音“reiwa”以母音結尾,這在日語組合中是很稀罕的,確實母音的余韻非常動聽美好,但是它的字面給我的第一感覺是:宛如百年皇室御用高級“和菓子”老鋪的屋號,很難與一個“國號”或者“年號”聯系在一起。

  至于出典,我覺得不是大問題,至少是日本在保留漢文化過程中,摸索自己的語言的出路,在“漢為和用”上,為什么日本不能勵志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呢。一個民族的語言,以這個民族自我表達最合適,不必別人指手畫腳啊。

  不過我糾結的問題是何謂“令和”!

  “令”字在日語中,是“國家的基本法典”的意思,通俗地說,是“從上而下的意志”,這就很難不令人聯想安倍政權正致力于修改和平憲法的一系列動作,不能不令人警覺安倍政府的政治價值取向啊!

  4月3日19:08,日本共同社消息說:從1月下旬至3月上旬為止,選定的20至30個新年號候補中,都沒有“令和”這個候補新年號,一直到篩選進入最后階段的3月中旬以后,才被追加進候補新年號里。

  我更注目的是,進入決賽的六個新年號:令和、英弘、久化、広至、萬和、萬保。明眼人一下子就能夠發現,這六個候補新年號,都不是“高個子”,矮子中間挑嘛,還是“令和”最高吧。這個小花招,我們早在十九世紀法國最重要的作家之一的埃米爾·左拉的著名小說《陪襯人》中找到答案了:彰顯白富美的女孩兒身邊為什么要有丑伴娘。

  即使這樣,我還是祝福“令和”新時代。

  日本的新天皇將于5月1日繼位,皇太子德仁親王(浩宮)將成為日本第126代天皇。祝愿德仁新天皇與雅子新皇后攜手開啟日本華麗的皇室外交。

  “昭和”不和、侵略有罪;“平成”不成,經濟蕭條,但愿“令和”時代,重新振作“昭和男子”的戰后堅忍不拔的上進心;去掉“平成廢物”不男不女的佛系心,為日本、為世界再創輝煌。

  花開花落 都值得珍惜

  ——作家  大學老師   彌生 

  4月1日,日本公布了新元號,從5月1日起,我們已經念習慣寫習慣的平成的年號,就會改變成令和。

  我初來東京,是1984年昭和59年的冬天,那時我們還完全不了解外面的世界,我帶著滿身的“傷痕”,一窮二白地來到了燈紅酒綠的資本主義社會,完全摸不著頭腦。我所有的對日本的預備知識,除了山口百惠的《血凝》,高倉健的《追捕》,就沒再看過什么了。

  特別記得84年底NHK的紅白歌會,是因為演歌歌手都 晴美淚流滿面地說要告別舞臺,然而,那時我已經朦朦朧朧地知道,作為一個掙扎在富裕國家的最底層的私費外國留學生,流眼淚是一種矯情和奢侈。

  聽到齊秦唱“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的時候,中國的國門已經逐漸開放,而日本的經濟也快要泡沫破滅,那時的我們,什么概念都沒有,無知又莽撞地遇上了什么,就成為什么了。

  去年搬家,在箱子里又看到當年寫的碩士論文,一個字一個字全是手寫的,沒有電腦沒有復印機的時代,交三份就要抄三份,幾萬字,寫得昏天黑地。

  從昭和變成平成的時候,沒覺得與自己有什么關系,旁觀著昭和的老天皇離開,旁觀著現在的天皇即位,看到日本橋的銀行街銀行一家一家地減少合并,第一勸業、富士、櫻花銀行等消失不見,國鐵變成了JR,郵局也被民營化,花7萬日幣買的NTT電話使用權隨著手機的普及隨風飄走,手機從8公斤重的大黑盒子成為手中玩物,還沒來得及用熟悉BB機它就已經落伍,雞生蛋蛋生雞的掌上游戲機好不容易買到的時候廠家又發明了新的玩意,電腦已經超過人腦,汽車從省油進化到電動和無人駕駛……平成里,我自己一如既往地折騰著自己的路和情感,不時地嘗試著從現實生活的柴米油鹽里逃跑,總是期待看外面更大的世界。

  平成的31年里,我養育了兩個女兒,經歷了父親離世和許多的波折坎坷,對岸的祖國逐漸變化得和日本相近,遠處的歐美已經沒有了昔日的誘惑,網絡的進步日新月異,我們不再為三十多年前的一個國際電話的費用躊躇和糾結,身邊的華人店鋪和華人團體越來越多,我們走在銀座走在新宿走在澀谷走在池袋的街上聽著熟悉又陌生的鄉音,我知道,一切的增加終將也是為了減少,所有的過程都比結果更為有趣。

  新的年號來自一個美好的古籍,和歌從漢文演變而來,一路東下,自有沿途的風景和不同的情感發生其中也是自然。令和,我在好好的念了幾遍之后,覺得也還是美的,覺得正如眼下的季節,不冷不暖。我們伴隨平成,走得磕磕絆絆,美好的季節里,平平和和,當然也是我們的心愿。

  女兒的預產期在4月底或5月初,不知道這個小寶寶是生在即將結束的平成還是即將開始的令和?

  櫻花滿開的日子,是日本如夢如幻的時候,這個花期讓我們記憶,花開花落,都值得珍惜。

  感受善于吸收和保持的日本

  ——理工科專業大學教師  居正

  日本公布了新的元號:“令和”。平成時代結束了。平成之前是昭和,從1926年到1989年。我從1982年也就是昭和57年來日本留學,經過了整個平成年代。再到令和,用網上的話來說也是“三朝元老”了。

  剛來日本時,正值日本經濟飛速上升的年代,中日之間差距巨大。平成的前20年,泡沫經濟破滅,日本經歷了一個長時間的停滯階段,中國的發展則是翻天覆地。而我自己也從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漸漸步入老年人的行列,人生的一大半都在這個島國度過了。往事如煙也好,不堪回首也罷,路都是一步步走岀來的。當此時代變遷之時,不免回顧往事。好在也不太坎坷,勉強算得差強人意。

  平成30年,雖然自然災害不斷,但卻是一個沒有戰爭的、和平的時代。天皇明仁,更是以他的溫恭與謙卑的姿態,以他愛好和平、關心平民的所作所為,贏得了日本乃至全世界一般老百姓的尊重。平成天皇還是唯一訪問過中國的天皇。他不像昭和天皇那樣有戰爭責任,而他偶爾顯露的思想傾向,也是一個保證日本不會走向更右傾的定盤星。這屆天皇的確為日本添了不少印象分,包括生前退位,也是由于他的堅持才能實現的一個創舉。

  新天皇德仁,曾留學英國,是一位水運史研究者,而且據說從小就很有個性。不少人期待他即位后能開放皇陵做研究,因為歷史傳說中的天皇有不少是神話虛構的,是否存在過很難說。所謂皇陵都是近代宮內廳指定,有的不免指鹿為馬,缺乏依據。我們也許會在有生之年看到新的日本史。我們期待新天皇眼界更開闊,更具現代意識,令和時代也會更好于往時。

  

  “令和”二字,據解釋是出典于日本1200年前的現存最古老的詩歌集《萬葉集》卷五之《太宰師大伴卿宅宴梅花歌三十二首并序》中的“初春令月,氣淑風和”。不過,馬上有人在漢籍里找到了近似的出處。

  關于年號,發表前我猜是“長和”,對了一半。日本選用“令”,也反映了政壇的一種傾向,凡是中國的就要加以抵制。可是,年號發表伊始,就聽到了不少質疑。因為這個令字,是象形文字里“命”的本字,意思是命令,轉義為促使,名詞用為官稱。日本政府解釋里的“美好、尊敬”,如令愛、令堂的用法,幾乎只用于稱呼。即便如此,同一義的巧言令色、言多令才,也是貶義居多。而令月一詞,也是源于時令季節,用在陰歷二月,也多是與初春合用的。

  話雖如此,年號這個古老的東西,在發源地中國,已經被拋棄很久了;而在日本,1300的歷史還在繼續。日本是一個善于吸收和保持的國家,許多中國歷史上傳統的東西,要來日本才能看到,不能不讓人嘆息。

  留日生活今非昔比

   ——大學老師  輕風 

  5月1日起,日本又要改朝換代了!我們這些所謂“紅旗下生,紅旗下長”的一代人,除了中小學時從語文和歷史課本中讀到過“改朝換代”的詞語和概念,在實際生活的幾十年里沒有機會經歷。……卻不曾想,自己“昭和”年間東渡日本,迎來了“平成”年,如今又要送走它了……朋友戲稱我這樣的即將成為在日華人中的“三朝元老”,呵呵。

  我在日本生活了30多年,人生的大半都是在這里度過的。而旅日生活的絕大多數時間,自然都是在平成年代里經歷的。自4月1日公布新年號“令和”后,“平成年真的就要結束了”的感覺變得越來越真切,電視節目中更是頻繁地提到“這是平成年最后的……”,這樣的說法聽多了,本來對日本的這次改朝換代并沒有什么特殊感覺的我,也真實地一點點地開始有了對“平成”的懷舊情緒,并體會著要跟“平成”道別的一種失落感。趁著這時代翻篇兒的當口,簡雜地回憶了一下作為中國人感受到的身邊環境和今昔的變化,特點還是很突出的。

  比如昭和年代后期,東京地區的中國人還不是很多。有時候周末在新宿或池袋車站的月臺上,偶爾聽到一句中文,還真的曾經很有親切感。如今,新宿、池袋自不必說,連前幾天去皇宮里觀賞櫻花時都遇上了一群一群的國內游客……一時間,灌進耳朵的,中文比日語多,閉上眼睛,居然會有一種置身北京五道口兒商業街的錯覺!在日本感受到的與中國的距離,今非昔比。

  再比如昭和年代后期到平成初期,作為中國留學生,我們普遍都很珍惜留學日本的機會,學習和打工也都很認真也很能吃苦。印象中那時候的留學生日語進步都挺快,而今接觸到的很多國內來的留學生,眼看就快四年大學畢業了,日語的發音和實用能力都還半生不熟的……旅日華人在為主動融入日本社會而付出的努力方面,今非昔比。

  在日本,走過平成三十年,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階段。讀書、工作、交友、結婚、生子……甚至兩個小外孫的出生,都發生在平成年間。平成年,自然會深深地刻印進我的生命歷程中。即將送走它,雖然有類似于與心儀之物道別的惋惜與失落,卻也因為此次改朝換代不伴隨任何政治與生活的動蕩和平過渡,心里同時涌起對未來“令和”年的種種期望。

  旅日多年來,早已習慣了平和地面對現實、不做遠夢。作為今后仍然會生活在這里的在日華人,如今兒孫繞膝和諧度日中,我最最期盼的是世界和平、社會和諧、環境安全。

  在日本,得以跨過“昭和”和“平成”、再走進“令和”,這樣穿越三個年代,說來真是奇妙的人生經歷。

  年號終究只是寓意期望

  ——便利店經營者  陶山先生

  我是在昭和末年來日本的,當年在學校食堂里與日本學生一起圍著電視機看完了天皇接位繁復的儀式,到如今迎來新年號,也算是經歷了三朝了。

  日本表面一直叫嚷著要脫亞入歐,但在其傳統文化領域卻是相當保守。從這次年號的制訂便可看出端倪。中國是在西漢時期開始制訂年號的,當時對年號寄予的期望是很大的,一不順心就改年號,后來覺得年號的力量沒有想象的那么強大,到了朱元璋就改成一世一元了。日本以前的天皇也喜歡改年號,到了明治時期大概同中國的皇帝有了同感,于是也定為一世一元了。

  日本原來也曾想過放棄年號的,但最終不但沒有放棄,還慎重的在國會通過了年號法。這次年號的制訂社會精英出謀劃策,平民百姓討論猜測,反響極其熱烈。年號的要求是避免使用生澀字匯,但又不能落于俗套,由于是二文字的詞匯難免會見于重復,據說已傳出有的人名字就是新年號,也有商家在前幾年就用新年號進行了商標的登記,這使得日本的年號制訂者有點尷尬。如今畢竟是民主時代,不可能運用中國古代的避諱方法。

  說到底名字也好,年號也好,終究是二個文字,說寓意期望,遙祝未來還是很得人心的。要說真有什么神奇力量,中國也不會先于日本改成一世一元了。

  穿越時代 似曾相識

  ——首都大學東京   人文社會學部教授  何彬

  2019年4月1日,回國短期學術交流后在上海浦東機場轉機。坐在候機廳打開手機,微信里滿滿的朋友信息都是報知“令和”時代即將開始。哦,又是平成年代出來,飛回即將是另一個時代的東京。突然涌出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那已經是31年前的事了。

  1989年新年過后,在東京留學的我回家休了幾天假后又要趕回去上課。在飛往東京的飛機上讀報,發覺飛機的著陸點已經是“平成”!在飛機上確認了自己從昭和年代“飛進”了平成年代。而后,繼博士學業后的客座研究員、“非常勤”教員之后,在大學正規就職。接著便是做科研課題、上課、帶研究生、開學會、提職稱等等。其間充斥著各種經歷和多種心緒起伏。緊張、忙碌、充實、歡快、憤慨、勞累、迷茫,都是說明自己的這30年時能用得上的詞語。

  我和許多同代人都是這樣,在昭和時代來到日本學習,平成時代在這里工作,然后又即將經歷對自己來說是在日本的第三個時代“令和”。

  在這里,努力學習了,認真工作了,奮力做科研了。幫助留學生了解日本、完成學業,教育日本學生理解中國、走上社會。這幾十年,的確付出了許多,的確忙碌了許久,看到理解日本的留學生增加了,喜愛中國的學生們紛紛去中國留學,或就業于與中國相關的企業,感到欣慰。

  平凡的生活和工作,事業有小成,是對平成時代的自己的小結;帶著美好的愿望和心情,為了繼續平和的生活,繼續努力工作、上課、科研,通過教育手段促進兩國青年人的相互理解,持續中日兩國深層理解和友好交往,是下飛機時的想法,也是對“令和”時代的期待。

   

分享到:
閱讀推薦

友情鏈接
 中國駐日本大使館  日本中華總商會  全日本中國留學生學友會  在日中國科學技術者聯盟  東京大學中國留學生學友會
 東工大中國留學生學友會  千葉大學中國留學生學友會  筑波大學中國留學生學友會  大阪大學中國留學生學友會  東京中國文化中心
 復旦大學日本校友會  理化研中國學者會  首相府邸  日本駐華大使館  觀光廳
 日本國家旅游局  日本國際交流基金  中日交流心連心  日本文化中心  日中友好會館
 日本中國友好協會  日中友好會館  共同網  日經中文網  朝日新聞中文網
會社概要 廣告募集 版權聲明
Copyright©2003 - 2015中文產業株式會社 版權所有
宁夏十一选五近5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