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十一选五近500期走势图|宁夏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當前位置:  首頁 > 人物專訪
從連心跳到重強音:探秘音樂傳播之路
2019年03月22日 16:39        稿件來源:中文導報
/

從連心跳到重強音:探秘音樂傳播之路

——訪上海音樂學院日本校友會會長陳龍章老師


撰稿:戴君烔 攝影:朱建英

 

去年11月,上海音樂學院九十年校慶,有消息傳來,日本有了上音校友會。首任會長我認識,他就是陳龍章先生。以前一直很低調,他其實是一位有經驗的二胡演奏家和教育家。        

八十多歲的老人,看上去只有六十多歲,走近再看,還要年輕。他肌膚滋潤,頭髮細密。難怪大家都說音樂使人年輕。最讓人佩服的是,他思維活躍有條理。談起音樂,繪聲繪色。幽默風趣的簡短幾個字,就能帶出一個大道理!佩服!!        

三十年前,陳老就認識我了。他的女兒陳敏在上海戲曲學院與我同窗,畢業后在上海越劇院同事。青春美少,形影不離!后來她去日本留學,胡琴專輯年年岀,2003年獲得第17回日本金唱片大獎特別獎。我暗下思付,她的成就,一定與她父親的秘密武器,有著密切關連。        

陳老是上海音樂學院首屆民樂系學生會副主席。他關注女兒,我就借光。記得當年,我曾經脫口而出問陳老:同首曲子,為什么有的演奏可以令人動情,有人就不行??陳老思考一會,只說了三個字:“連心跳”!我聽到這個新名詞,感到很神奇!   

盛夏的東京,在一個陽光燦爛的下午,我帶著一顆感恩崇拜之心,對這位幕后功臣,做了關于“音樂傳播學”的專訪。       

終于見到了陳老,他精神奕奕,滿面春風,熱情地接待了我。在約訪中,我說:“您老把陳敏塑造的這么好!也給我幾招好嗎?”陳老大笑,風趣謙慎地說:"我可不敢貪天之功歸己有!" 我們一見如故,很快就有關“連心跳和離心的粘連”、“重音和強音的區別”這些音樂傳播藝術的基本功的話題展開對話。這個論題三十年前有人聽過陳老講課,到現在還不理解,可見很神秘。可以這么說,原來是只可意會,無法言傳的絕技,如今被陳老用通俗易懂的二句話概括出來。雖然理解有難度,需要過程,但確實是十分難得的干貨,不是水貨。         

陳老如數家珍,緊扣音樂傳播藝術這個主題,滔滔不絕,足足講了二個小時。他一針見血地指出,音樂整體的理解,對表演者十分重要。比如演奏時,要求學生有肢體動作,但一定要對樂曲內容理解和想象,情感才能自然產生。否則,強制去推動學生的腦袋搖擺,那就等于邯鄲學步,弄巧成拙。要思考,表演為了什么?你想和聽眾交流什么?也就是如何正確地演奏?         

說來也巧,今年六月,上海普陀區打擊樂培訓中心有二位小學生,準備參加國際音樂比賽。參賽前,請陳老聽一下,聽后老師簡單地說了關于音樂傅播活動中的核心——連心跳與離心的粘連,以及重音和強音的區別。說完再讓學生演奏了一遍。結果,出乎意料,效果完全不同,在旁觀看的家長都驚嘆地說,太美了!整個樂曲表現得自然流暢,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得體投入。        

陳老總結道:連心跳和離心粘連,是指在音樂傳播藝術中的節奏美感和規律的展示,而重音與強音的區別是音樂傳播中必備的基礎常識。         

關于重音與強音的區別,中國戲曲音樂藝術傳播中的打擊樂非常神奇,其實,大鑼打在重音處,也就是連心跳之時。其他地方?和小鑼的展開都是離心的粘連。日本有位著名華人畫家王子江先生說,強音是刺耳的,重音是震撼人心的!他說得非常形象,正確!這是畫龍點睛之筆。        

陳老說,我發現連心跳這個詞,是在研究阿炳名曲聽松時感悟到的,而且很巧得到了旁證。陪伴已故著名合唱指揮家張民權老師去為上海音樂學院師范專科崇明教師班上課的輪船上,我問他指揮的拍子變化那么多,每亇指揮家的動作都有千變萬化,如何抓住要領?他告訴我,不論多少變化,每小節的第一拍,動作總是從上向下指的。他的這句話,使我堅定地總結為連心跳就是節拍重音處。又過了一年,我在聆聽京劇各大流派的唱段之后,特別是長拖腔時的豐富的變化時,悟出離心的粘連這五個字。與前面的連心跳三個字,一共八個字,就是節拍節奏方面的規律性的理論,也是音樂傳播藝術中的內功。        

眾所周知,節拍節奏的表現是被歸納在每小節的不斷巡環反復之中。所以,我就進一步提出請老師具體地祥細地以四分音符為一拍,每小節四拍為例,說明離心粘連與連心跳的輕重強弱如何應用的? 

       

陳老師答道:你問得到位。這是好辦法,等于找到了開門的鑰匙。這個問題對于不懂音樂的門外漢,想進入音樂之門的一個關口。必須仔細地、耐心地、認真地、反復地領會實踐,口頭上知道沒有用。        

小節是有規律性的巡環。以四分音符為一拍每小節為四拍作例子,第一拍是節拍重音,先虛后實有沉重感,不一定強;第二拍、第三拍開始展開,我賦予離心的粘連,想離開又離不開的境界;第四拍一般總是向上揚起,先實后虛,為下一小節出現節拍重音作準備。相對來說,這一拍總是人為地,帶著一些推動掙扎地作最后努力,但命運注定離不開,葉落歸根,又回到了連心跳。        

其實,嚴格地說,從第三拍開始,就向高處推動,到第四拍作最后的努力。所以,第三拍曾經被稱為次強音。其實是次重音。按輕重的描述,重音之后必定是輕。次重音之后又是更輕。如果按強弱來描述的話,我認為每小節的次序是次弱、次強、更弱、更強的次序,到全曲之高潮處則是最弱最強的力度對比。          

你看,強弱規律與輕重規律正好是相反的。這個結論,切莫小看。這是帶有原創性的理論,值得展開祥細地論述。      

有道是情至深則輕。咬耳朵的話是細膩很輕的,富有深情厚意。而富有想象力的意氣風發的話如楊柳輕揚直上九云霄!飄飄欲仙地上去,遠去。這是具有很強感染力的。所以強弱是力量型,方向是隨意性。而輕重是容量型的面積,是有長短高低前后的六合,是三維空間。        

一般地說,輕重是靜止的,凝重地。朝地心引力方向向下沉的。而強弱是有動感的,在時間的過程中運動迂回曲折地展開,屬于四維空間。我想這些理論確實很枯燥,不妨用形象地語言來試試:這場戰斗我軍調動了全部兵力,對敵人發起強大的攻勢,一舉殲滅了敵人頑固的堡壘,給予敵人以及沉重致命的打擊。這里強大的攻勢是前后左右有動感,沉重的打擊是結果,全部被消滅,站著的人,都垂直地倒下,沉尸滿地平靜了下來。強與重有了明顯的區別。這樣形容,是不是容易理解且形象化呀?——我驚訝不已!慶幸老師給予我獨家專訪! 

一小節內的輕重強弱弄懂了,全曲也就大同小異,一通百通了! 我激動起來,追著問: 我國通用的《音樂基本理論》(李重光著),其中什么是重音的一段話(和周圍的音相比,在音的強度上比較突出的音叫重音),這與蘇聯斯波索濱《音樂基本理論》著作中的解釋相同。什么是重音,強音?大家還是分不清。怎么辦?        

陳老耐心地說,按我的研究,與書本結論不同。我認為,與周圍的音相比,比較強的突出的音不是重音而是強音。一旦把重音與強音的區別弄清楚后,其他很多的似是而非的概念,就顯得多余了。把復雜的事情簡單化了。

    

他說,50年代,我有幸考入上音,汝潔老師教我們視唱練耳課。我們全班25位同學,不僅認真學習而且在胡登跳班主任的別具一格的嚴格要求下,讓我們全班同學花一年時間,每天早自修専門用來練耳。這個決定,使大家畢業后都有了良好的聽辨能力。然而,我本人承認,對教科書中說的強、弱、次強、弱的規律,始終感到彆扭,煳涂,所以表演時老是做不好。       

不僅是我做不好,我的同窗校友是朱良楷,(他是浙江省歌舞團一級作曲家,被授予終身成就獎)。他也說,按照強弱次強弱的規律,民樂是無法演奏,寸步難行的!可見,他對我發現的這個問題有同感。        

經過長期研究,我終于發現,重音是向下方掉下去的。用手臂重量抬起后掉下去,不必加壓力。這是每小節第一拍處,稱為連心跳的節拍重音。其他的地方,都稱為離心粘連。特別是每小節最后一拍的拍點。必須向下彈帶撞擊,讓它反彈起來,這就是強音。比如,彈鋼琴的手指離開琴鍵不必遠,但是要求從手臂產生力度向下,敲擊后,出現反彈。這才是強音。接下來,自然下垂到下一小節第一拍重音上。        

我接著又問: 老師研究了連心跳與離心粘連后,對重音強音的概念,是不是有了可以寫進教科書的結論?  

他告訴我,這樣的結論,關系到音樂傳播藝術的基本功原理,有待大家的普遍認可,而且是必須經過實踐后的認同,再寫到書上去,而不是在書本上抄來抄去可以解決的。誠然,我已經八十高齡,平凡的教學,已過了多年地實踐。有一點想法是我始終堅信,理論一旦被大眾接受,它必定可以在應用中產生極大能量。為音樂表演傳播藝術的正能量,為教學的多快好省,為新的教科書的誕生添磚加瓦。我已耄耋之年,唯一愿望是你回香港,這個全世界與未來最接近的窗口,面對地球村的音樂傳播,抓準切入點認真實踐,大膽地突破,推而廣之是遲早的事。 

多少年來,煳里煳涂地弄不明白的道理,卻給陳老先生一語道破,實在是來之不易。我有肩負重任之感,決心認真關注,努力去學習,去實踐。(哈哈大笑!)

記得進上音初期,經常去見國樂大師衛派藝術的創始人衛中樂教授,我問他,上音院內老是評論樂感好與不好,樂感究竟應該如何培養?他回答我八個字,多看多聽多唱多練。這四個字,就是音樂傳播藝術探秘之路,我牢記在心。丁善德副院長聽了我的演奏后,也語重心長地說,希望今后在樂曲處理上多下功夫,這就是音樂傳播藝術中的基本功。成了我長期教學實踐中思考的重點。

所以,今天的發現,是在師長的指引下取得的。可喜的是,這個連心跳與離心粘連,與陰陽虛實,抑揚頓挫之說,也有了不約而同的規律化的具體操作方法。(過去雖然知道了八個字,但是并不知道如何應用。)        

現在看來,連心跳與離心粘連是貫穿全曲的不斷反復的原則。雖然細節部分有不少變化,但掌握了規律,就游刃有馀了,這樣巡迴反復,就是非常簡單的小曲,也能演奏得生動感人,繞梁三日。       

最近得知上音校友、世界著名雜家王萬濤大師曾論述過重音是墜直的,強音是橫向展開。他的論述與我體驗的重音下垂的連心跳與橫向來回離心粘連之說,確有有異曲同工之妙!陳老希望王萬濤老師的基本樂理書,雖然印了二百冊內部參考,半世紀前的事了,應該正式出版上市,便于各藝術院團學習應用。      

我還意猶未盡的邀請老師:希望抽時間來香港開講坐,好嗎?陳老師毫無猶豫地答應了。我又好奇地問:退休后在日本生活習慣嗎?老師的笑容燦爛如春,答案已經寫在臉上了。這就是陳老師送給我們如何才能把音樂的靈魂帶給觀眾的靈丹妙藥!當然,靈丹妙藥只是形容詞,不必要當作廣告詞說成包治百病,免得別人認為吹牛,反而當成耳邊風。        

陳老師送我到門口,又慎重地補充了幾句話,凡是成功的表演藝術,都是符合連心跳與離心粘連的規律的。所以凡是不理想的表演藝術,認真研討連心跳與離心的粘連之后,定能在音樂傳播的藝術處理上,大步邁進。   

愉快的時間過得就是快,訪問暫告段落,在回家的路上步伐更加堅定了。東京的晚霞那么艷麗,一輪紅日將天空染得通紅,好美!我走在東京港區街頭,就像黃金熔化在我腳下……

 

寫于香港戊戌立秋

 

 

 

陳龍章簡歷

陳龍章,男,1935年12月17日出生于浙江省嵊州市甘霖鎮。十二歲之前在故鄉讀完小學,期間學會二胡、月琴、風琴及民間鑼鼓騎馬調。小學四年級開始學習顏真卿書法。1947年春季就讀紹興承天中學。愛好唐寅,文徴明行書。1949年在父親陳華三鼓勵支持下,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三野一O四師文工隊,拉二胡, 在軍隊六年曾任警衛員、文書、工作員、文工隊樂隊副隊長,期間曾向民樂團高健君學習板朗三個月。

1955年3月,復員到蘇州長江越劇團、樂隊隊員兼作曲,打擊樂。創建共青團支部,任首任團支書。1956年9月考入上海音樂學院民樂系樂隊隊員訓練班二胡專業,兼學于會泳戲曲講習班,任樂隊班長、學生會副主席。1959年畢業留校任教至退休,其間曾任市教材組,負責上海中小學音樂教材的編寫;市支教講師團成員,獲市先進工作者稱號;曾擔任為期十年、四屆音樂教育師范專科班主任。1995年退休后,曾獲得上海高校老有所為精英獎,送審報告是退管會委托戴樹紅起草的。

1995年神戶地震那一年,到日本幫陳敏開第一次個人音樂會,后擔任陳敏音樂園藝術指導。20O6年成立龍章太極雜藝齋,把太極理念應用到胡琴藝術之中。2012年在日本中華新聞有姜建強文章,詳細報導二胡太極雜藝,上海音樂學院校友通信中轉載。2014年開始研究顏真卿祭姪文稿。2017年11月任上海音樂學院日本校友會會長。2006年左右參加全日本華人書法篆刻家協會,研究書法篆刻。2016年參加丁鶴廬研究會,開始研究丁鶴廬甲骨文。主要成果為國家培養二胡專業學生數十人,中小學音樂教師百余人。

近二十年來,培養不少日本二胡學生為中日文化交流做出貢獻;四十年來,曾在國際會議、國家級音樂核心刊物,及省市縣級刊物發表論文,有論弓序(中囯音樂〉、二泉映月記譜釋疑(天津音樂學院學報)、未來音樂基礎教育構想(亞州未來學研究會獲優秀論文奨)、學習朱少坤半音定位唱名法(浙江省中小學音樂)、五線譜快速視譜法(上海中學生報)、聽音訓練亮牌法(曾申請專利因為付不起費用未成功),調式感音準訓練法(崇明縣科研論文三等奨)、鑼鼓節奏訓練法(在日本兒童中多次訓練,效果很好。武樂群女兒練習后說,比彈鋼琴有趣多了。特別不能忘的是,這套嵊州民間鑼鼓經過陳老整理加工后,在上海音樂學院慶祝九大的游行時,有過出色的表演,受到師生極大的鼓勵贊美!)、胡琴力度說(曾經發送上海音樂學院民樂系主辦全囯二胡學術研討會會)、六合三中演奏法(日本中文導報)、胡琴六合謠(上海音樂學院校慶祝九十周年上海音樂學院博物館收藏)等學術研究成果,還有兩次獲得二胡制作發明專利。

陳敏二十年來演出及CD,DVD所使用的胡琴都是父親調試,并使用發明的專利技術,使陳敏的二胡音色達到國內外一流水平。

分享到:
閱讀推薦

友情鏈接
 中國駐日本大使館  日本中華總商會  全日本中國留學生學友會  在日中國科學技術者聯盟  東京大學中國留學生學友會
 東工大中國留學生學友會  千葉大學中國留學生學友會  筑波大學中國留學生學友會  大阪大學中國留學生學友會  東京中國文化中心
 復旦大學日本校友會  理化研中國學者會  首相府邸  日本駐華大使館  觀光廳
 日本國家旅游局  日本國際交流基金  中日交流心連心  日本文化中心  日中友好會館
 日本中國友好協會  日中友好會館  共同網  日經中文網  朝日新聞中文網
會社概要 廣告募集 版權聲明
Copyright©2003 - 2015中文產業株式會社 版權所有
宁夏十一选五近500期走势图